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六章 撮合一对是一对

警花王妃 单仁青 2016/6/22 16:51:02 3187 宽屏阅读
    南宫玉儿这一声询问倒让犯妇心里没了底气,她的右眼控制不住的跳动了几下,有些心虚的看向南宫玉儿等待着看她拿出新的证据。南宫玉儿从怀里掏出一张信纸,那纸张的颜色已经有些泛黄,但是上面的墨迹却清清楚楚,南宫玉儿拿着信纸在犯妇的眼前晃动了一下说:“你做梦都没有想到,你的贴身婢女心有愧疚亲笔写下这认罪书。”

    “不可能!”犯妇说着就要上前去抢南宫玉儿手中的信纸,却被南宫玉儿一脚踢翻在地。南宫玉儿不屑的讥笑道:“你以为杀人灭口就有用吗?可惜你人算不如天算,连老天都让她活着!”

    犯妇定定神好像想起了什么,优雅的整整裙摆然后整理了一下鬓角的乱发说:“这次你可别想蒙我,我那贴身婢女根本就不识字。”

    “大太太,你似乎忘记你那贴身婢女的名字还是你教她写的。”南宫玉儿提醒她。

    “那又如何?即便她能够写自己的名字,也绝对不可能写出这么多字。”犯妇的神情淡定,似乎已经笃定南宫玉儿手中的信纸是伪造的。

    南宫玉儿抖开手中的信纸仔细看了看,“这名字还真是跟其他的字有些出入。”

    犯妇闻言一笑,那得意的笑容还没有消失,却又听到南宫玉儿喃喃道:“只是当初你授意让自己的贴身婢女毒杀二姨太太的时候,可曾亲眼见到她断气?”

    “有!”犯妇肯定的回答,然后又是一愣,脸上那表情仿佛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南宫玉儿拍拍犯妇的肩膀笑道:“原来真的是你下令毒杀二姨太太的。”

    “我没有!”犯妇矢口否认,她现在已经被南宫玉儿绕得团团转,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看来你已经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了,还是让我帮你回忆一下吧。”南宫玉儿把手中的信纸递上堂交到欧阳博文面前,说:“那日家主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一气之下将二姨太交给你处置,他临走的时候特意交待过严审,可从来不曾说过要动用家法,可是大太太你却暗中指使自己的贴身婢女将一碗下了砒霜的茶水硬生生灌进了二姨太太的嘴里,事情是不是这个样子,大太太?”

    犯妇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脸上还假装镇定的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南宫玉儿笑着看向犯妇,果然见到她疑惑的目光,本来她在看这个卷宗的时候只单纯的认为是正房见不得小三得宠才下了狠手,没想到越是调查下去越是出乎她的意料,否则她也不会这么有兴致将三年前的悬案提起重审。

    一直细心聆听的欧阳博文在看过那张泛黄的信纸后嘴角抽动了一下,他环视四周见旁边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于是轻咳了一声似乎在提醒着南宫玉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南宫玉儿冲他挑衅的扬扬眉头,背过身选择视而不见。

    不过南宫玉儿也不打算继续卖关子,她蹲在地上目光与犯妇同行说:“砒霜在普通的药铺里是很难买到的,而大太太你的贴身婢女却又只能在那些不起眼的小药铺里购买。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茶水里面加入的砒霜纯度不足以致命。”

    “你是说?”犯妇明白了南宫玉儿话里的意思瞪大眼睛质问。

    “就是你想得那样!”南宫玉儿肯定了犯妇的疑问。

    “不可能!”犯妇压根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她原以为偷偷处决了贴身婢女,再把毒杀那贱人的责任一股脑的全部推在已死的贴身婢女身上就万事大吉,却没想到那贱人不仅没死,还握有直接指正她的书信。

    刚才还淡然听审的家主明显也听懂了南宫玉儿话里的意思,他本来根本不关心自己的正房是生是死,如今听说深爱的女人还存活于人世,脸上的神情陡然发生了惊天的变化,他从坐椅上噌的站了起来,用力握住南宫玉儿的手臂激动的问道:“是真的吗?她在哪里?你肯定知道的对不对?告诉我她在哪里?”

    “秦老爷是吗?先麻烦你冷静一下,我要想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南宫玉儿被握得生疼,有些不悦的使出小擒拿手从秦老爷的手里挣脱出来。

    犯妇见家主一心只想着那贱人昂天大笑,笑到眼泪都从眼眶里飙了出来。

    “事已至此,也不必我再说太多了,你可认罪?”南宫玉儿看着已经失态的犯妇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流行一夫一妻制,所以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普遍的现象,各房太太争斗的事情自然不可避免,若她成亲必定要找只爱她一人只会娶她一个的。

    “认罪?我恨,为什么当时没有亲手掐死那贱人!”犯妇恶狠狠的咒骂着,家主率先发难上前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脚,力道生生让犯妇飞出三米后撞到公堂后面的石柱。

    “我是你发妻,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发妻,你居然这样对我!”犯妇大吼着,接着巨烈的咳嗽起来,她的胸口有一种浓烈的灼伤感,不仅是愤怒,还有悲伤和不甘!

    家主冷哼一声神情里全然没有不舍,他冷冷的说:“当年我就怀疑是你干的,可你偏说是贴身婢女失手所为,死无对证,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的确是我做的,那又如何,我是秦家的大太太,我想怎么处置那贱人就怎么处置。”犯妇自知今日死罪难逃干脆把心里的不快一次吐出。

    南宫玉儿相信犯妇在嫁给秦老爷的时候心里肯定也抱满对未来的幻想,只是没想到秦老爷早就心有所属,迎娶她进门的目的只是为了能明正言顺的纳自己心爱的女人进门,如果秦老爷从一开始就能够对这二房妻子公平对付,也许事情就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事实不容质疑,犯妇的下场早在开审之前南宫玉儿就已经预料到了,但是在宣布犯妇暂时收监等待秋后处斩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有小小的遗憾。

    审罢,欧阳博文饶有兴趣的看着出神中的南宫玉儿,起初把她送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让侧福晋消气,没想到她当捕快才不过数月的工夫已经连破两件大案,如果说第一次听到南宫玉儿捉获采花贼的时候欧阳博文还不屑一顾的认为她是瞎猫遇到死耗子,这一次亲眼见到她舌辩犯妇口若悬河和机智和聪明,欧阳博文不得不说她的确有些本事。

    犯妇被押了下去,其他捕快都冲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称叹着南宫玉儿,南宫玉儿像领导人接见来使一样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不敢当,不敢当,我摆宴,今晚寒舍,听者有份,所有人都要到场!”

    大家欢呼之后四下散开,南宫玉儿正要松口气,却见到秦老爷还站在面前等待着她的回答,于是深叹一口气说:“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又何苦非见到她不可?”

    “我只是想见她一面,只要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家主幽幽的回答。

    “即便是她已另嫁他人?”南宫玉儿试探着问。

    “若是如此我也会祝福。”家主肯定的回答。

    南宫玉儿又是深叹一口气说:“她过得并不幸福,她也并不想让你知道。”

    “她不幸福?为什么?”家主紧张的表情证明就算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他的心依旧如三年前一般从不曾改变。

    “跟我来吧。”南宫玉儿带着秦老爷离开官府,顺着出城的方向拐了几个弯后在一处破旧的茅草屋前停住了脚步。

    京城,天子脚下,仍然有穷苦不能温饱的人生活着。家主看着面前这简陋的居所,仿佛一阵风刮过就能将屋顶掀翻,“这里该不会就是……”家主话说了一半,他心里其实已经知道了答应,但是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南宫玉儿没有回答,却亲切的呼唤着独自蹲在院内玩泥土的虎头小孩,“小宝!”

    “玉姐姐。”小宝听到南宫玉儿的叫声抬起头来露出憨厚的笑容,如果不仔细看也许不会发现小宝异于常人之处,但是家主却从小宝呆滞的目光中看出了端倪,他指指小宝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他该不会……”

    “当年那杯加了砒霜的茶水虽然不足以致命,可是却有损腹中胎儿的神经细胞,秦老爷,你没有爱错了,她明知道生下这个孩子日后的生活会很艰苦,却因为是你跟她共同的骨肉毅然决然的将小宝生了下来。”南宫玉儿从口袋里掏出早就买好的烧饼塞到小宝的手里,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爱怜的摸摸他的头顶。

    此时的秦老爷已是满眼泪光,他一把将小宝揽进怀里不停的说着:“小宝,我的小宝。”

    茅草屋里的女人听见动静走了出来,在看到南宫玉儿的时候甜甜一笑打招呼说:“玉姑娘你来了。”

    南宫玉儿回她一笑将手里剩下的烧饼递给女人后指了指旁边,女人目光一转看见抱住小宝的男人后脸色先是一僵接着用手捂住鼻子,眼中的泪水已经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南宫玉儿最喜欢看的戏码,不过现在一家人重逢,场面虽然感人,但是当电灯泡不是她南宫玉儿的习惯,闪人!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