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十章 看不透

贵女谋:王妃挺能混 三天 2016/7/22 21:40:19 3896 宽屏阅读
    正在柳钰纠结蛋疼的时候,迎面一堵肉墙给柳钰撞了个正着!顿时,柳钰整个人趔趄两步向后栽去,眼看着屁股就要结结实实落在青石板上了,却是腰上一紧又给人揽了回来,随着惯性原地转了几圈倒也稳住了身子哪里也没摔着。

    只是此刻柳钰盯着几乎贴在眼珠上的明黄锦缎面料有些傻眼,精致的绣工,协调的配线,奢华的缎子,上面那条威武腾飞的金龙熠熠生辉……现在用鼻子想都知道揽住柳钰的是谁,这东魏能穿龙袍的除了姬雁然柳钰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奴婢……奴婢参见陛下……”

    说着柳钰便要抽身下跪,谁知姬雁然竟不放手,柳钰越是扭动,他手上就越用力。柳钰也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指不定他正在考虑把是柳钰剐了还是分尸了。

    “皇上……”实在忍不住了,柳钰抬头偷偷的瞄了姬雁然一眼,却看到他精致如画的面容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正看着她。这唱的哪出啊?

    “绿……绿萝?”

    这声“绿萝”如醍醐灌顶,把柳钰从姬雁然的美色里拽了出来,伸头一看,柳钰便瞧见林兰渊睁得铜铃般的眼睛吃惊的看着柳钰,唇红齿白的俊美真是柳钰见犹怜!

    “奴婢,见……见过林大人……”

    原本被皇帝抱在怀里,柳钰就已经受到周围宫女女官的“注目礼”了,而林兰渊这声“绿萝”一喊,柳钰是彻底给扎成刺猬了,就差四脚朝天口吐白沫了。

    似乎林兰渊的加入有些突兀,姬雁然稍稍一愣便放开了柳钰,柳钰如获大释赶忙俯身行礼。眼前貌似是姬雁然刚下朝,带着林兰渊来御花园逛逛,盛喜不在,只有三个小太监和一个约莫十九岁大的美艳宫女,这个宫女柳钰认识,叫麝月,是姬雁然的贴身丫环,也负责暖床。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绿……萝。”

    “绿萝?你就是林大人亲自赐名的那个小宫女啊。”他表情闲适而淡然,一点也看不出八卦的模样,不愧是一国之君!

    “承蒙林大人错爱,奴婢受之有愧。”

    “无愧无愧。”姬雁然顺了顺宽大的袖子,笑得文雅闲适,“此事郎有情妾有意,何愧之有。若是绿萝愿意,年前就能过了林家的门儿。”

    此言一出,莫说那些见识不高的低阶女官,饶是麝月也倒吸了口气!龙言金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林大人还没同意呢!

    “哎!皇上……”林兰渊本来站着看热闹,谁想姬雁然一句话就给他绕进去了,闹的林兰渊白皙的面上都有些绯红。

    “皇上说笑了,林大人金体富贵,岂是奴婢能配得上的。”眼珠一转,柳钰瞬间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于是盘算着怎样自报家门把皇帝哄进昭和殿。

    林兰渊脸色有些奇怪,表情甚是复杂。他正待和姬雁然说什么,却被小皇帝一挥袖止了声,然后朝柳钰道:“你是哪个宫当差的?”

    柳钰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丫见柳钰见多少回了没记住吗?虽然柳钰现在这张脸比较普通,可也不至于沦落到路人甲啊!

    “回皇上……奴婢是昭和殿的主管姑姑,蓝妃娘娘的陪嫁丫环,原名兰儿……”

    这次姬雁然有了反应,温润如玉的笑略一僵,随即又恢复了自然:“原是蓝妃娘娘的丫头啊……也是,只有雀儿那般的人物才能调教出如此特别的下人。”言罢,他侧开一步朝前继续缓步前进,边走边淡淡道:“麝月,传口谕,朕今晚在昭和殿过夜。”

    “是,皇上。”

    然后,柳钰知趣的俯身恭送,等姬雁然身上独有的龙涎香味稍淡才抬起头来,却对上了远处那双乌黑狡黠的猫瞳,不远处的林兰渊用一说不清的目光盯着柳钰,直到麝月来请他随驾他方才回过神来追着姬雁然去了,临走也不忘再看柳钰一眼。

    柳钰当然不会自柳钰感觉良好到认为他真的对她意思,但毕竟揣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柳钰还是虚汗出了一身!说起来,林兰渊自当初从惠阳启程开始便一直对她有些特殊的关注,所以一开始燕王爷就提醒柳钰尽量不要与林兰渊正面接触,虽然柳钰不敢肯定林兰渊已经看穿了柳钰的身份,但他已经起疑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顶着一众宫女怨毒的视线,柳钰打了个颤赶紧跑开了,得快些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柳银枫,不,是蓝妃娘娘才对。

    蓝妃掐着时辰,按捺着心底的无尽喜悦从容的沐浴,更衣,熏香,然后等姬雁然处理完公务一起用晚膳,二人有说有笑,郎有情妾有意,倒是说不尽的甜蜜恩爱。直待用完膳,姬雁然才召宫女太监准备洗浴用品,打算沐浴就寝。

    本来柳钰是不用去的,毕竟人家皇帝自己带着宫女麝月太监盛喜等仆人,哪用得着我们昭和殿的人,结果姬雁然一句“爱妃不与朕共浴?”彻底把宫女们打回了原形。

    我们的蓝妃娘娘只推了一下“妾身方才洗过”,便欣然同意再洗一次,二人便你侬我侬暧昧无边的朝浴室走去。我们七八个宫女太监硬着头皮也跟了上去。

    一直到后来柳钰才知道,那晚姬雁然是故意邀请蓝孔雀,也就是柳银枫共浴的,只为了把柳钰骗进浴池里……

    昭和殿的浴室是在右偏殿内,白玉的池壁,正东雕一半人高的白玉凤凰,身姿婀娜呈飞天状,翎羽艳丽而精细,凤口中吐出一道水注注入池中。整个浴室的地面被浴池占去了三分之二,偌大的偏殿氤氲着湿热的雾气,朦胧浓郁,稍不留神恐怕就会踩空掉入池内。

    柳钰与其他四名宫女分站浴池四角不远处,太监们则站在大殿的四角,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他们肉麻。

    姬雁然是个帝王,后宫佳丽三千人,挑逗女人的手段自是不用说了,片刻便让蓝妃缴枪投降了,却又迟迟不入正题,就这么游走在暧昧调戏的边缘,闹的我们站在一边的人都不好意思,尽管雾气氤氲,柳钰却隐约看见有个女孩的脸已经红的滴血了。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心里慌得如漏风的墙壁,简直不堪重负。

    忽然,脚踝一热,紧接着猛力一拽柳钰猝不及防的一个猛子栽进了池子里,稍烫的温泉水瞬间便灌进了肺里,入眼皆是一片翻腾的浪花。柳钰不是不会游泳,却在那瞬间忘记了手脚如何摆放,忘记了水池并不深,水的浮力让柳钰手忙脚乱,沉重的衣衫也让柳钰浮不起来。朦胧间柳钰看见一双手向柳钰伸来,纤长白皙,骨节分明,顾不得多想柳钰便抓住了这只救命的手,然后那手一用力,柳钰便稳稳当当的落进一个炽热的胸膛中,脚下也终于踩到了池底。

    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柳钰费力的大口呼吸的空气,因为呛了太多水胸口刺疼刺疼的,如果没有那张面具,柳钰现在的脸色一定是灰白发青的。

    “怎么样,好些了么?”一口温润的官话在耳边响起,如同平地惊雷,吓得柳钰“嗖”一声躲出去好远,姬雁然却笑盈盈的站在原地,温泉不深恰恰淹在他肚脐上,赤着的上身纤细却结实,乌黑的发丝温柔的披散在他肩上,水珠滴滴答答的从他额上滑下,一瞬间柳钰有些失神。

    “谢皇上关心,奴婢扰了皇上娘娘的雅兴,奴婢罪该万死。”柳钰三步并两步爬出温泉,万般不情愿的跪在了白玉池边。

    “无碍,若是身子不适就先退下吧,这里少个人伺候也没差。”姬雁然大度的挥了挥手边回头哄那位有些不大开心的蓝妃娘娘去了。

    柳钰也乐得清闲,告了罪退出了浴室。

    或许是雾气太大,或许是柳钰心有所思,所以柳钰没有看见,姬雁然那抹得逞的笑,温柔而狡黠……

    似乎柳钰太高看自己了,本以为在浴池当即告退是高明之举,哪料姬雁然报复心理竟如此之强。按照皇家惯例,二人行房需有一个丫环在旁伺候,必要时候丫环也得上龙床。因此无数宫女每月发下饷银便去讨好排房姑姑,希望下次皇上来时自己能在旁边伺候。而今天,立在那绣金鸳鸯红纱帐外的人恰是躲都躲不及的柳钰……

    烛短夜深,柳钰大气都不敢喘的立在外间,听着红木床上二人翻云覆雨,柳银枫类似哭泣的叫声让柳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整晚最起码有一半时间,柳银枫是在娇吟着。于是柳钰不得不佩服起姬雁然来,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一脸无害,一阵风就能刮倒的男人,在床上居然这么生猛,搞得柳钰都有点同情柳银枫了,毕竟人家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姑娘……虽然武功高强。

    折腾到后半夜,柳钰不知道第多少次从床牙边醒来后,芙蓉暖帐里终于没了声息,想必二人已睡了。柳钰伸了伸坐的酸疼的腿,敲着膀子站了起来,打算去偏殿就着卧榻先对付了这晚,谁料还没走两步,芙蓉帐里一阵衣料摩挲声,之后,姬雁然穿着一身亵衣走了出来。一头黑发散在肩上,映着他滑如锦缎的皮肤和尖尖的下巴,加之他刚办完事面色微带桃红,竟透出一种别样的妩媚,似个娇滴滴的女子一般。

    “绿萝……沏杯热茶可好?”他声音还有些呢哝,却愈加有诱惑力了。

    柳钰做了个福然后便提起一旁一直在加热的壶倒了杯水递给了姬雁然。因为太烫,所以他只是捧在手上取暖罢了。

    “皇上还有何吩咐?”柳钰努力睁着眼睛使自己看上去精神些,强提起笑肌皮笑肉不笑的嘘寒问暖。

    谁知姬雁然竟被柳钰滑稽的表情逗笑了:“你这笑可比哭还难看。”说笑着,他伸出手抚在柳钰脸颊上,轻轻摩挲着柳钰略带僵硬的脸。那个瞬间,他本来沁凉的指尖触碰柳钰时竟让柳钰有种滚烫的错觉。

    “抬起头来。”姬雁然缓缓托起柳钰的下巴,柳钰就在他温柔的蛊惑里抬起了头,然后一头撞进了他温柔如水的黑眸里。

    他精致的面容,细瓷的肌肤,周身缠绕着情事后的暧昧,连柳钰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被他诱惑,逐渐与他同步,直到他蓦然低头吻上柳钰的唇,清透的龙涎香在柳钰鼻端缓缓散开。时间似乎停止了,柳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任务,甚至忘记了躲避,任由他揽着柳钰的腰由慢转疾的一步步攻城略地,直至那件粉蓝色缎衣坠落在地,肩上的凉意让柳钰卡壳的大脑瞬间开机!

    姬雁然外表看上去温文尔雅人畜无害,实则机关算尽,杀人于千里之外,这点通过这几日的相处柳钰十分了解,是以,柳钰绝不会认为他真的看上了柳钰这个平凡,没有任何出彩的小宫女。更何况床上现在还睡着一个人呢,所以,柳钰坚信这个人一定有目的,他应该想从柳钰身上得到什么吧。可究竟是什么?柳钰一个小小宫女,与他说话次数寥寥可数,他能从柳钰这儿拿走什么?

    满心疑虑之下,柳钰故作受宠若惊的推开姬雁然,然后抓起衣物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也没有回头看他的脸色如何,只一心想着先去找燕王爷,将这件事找他商度一番。况且柳银枫人还在殿中,这个人虽然坠入爱河,却手握重权,堂堂的青衣坊银枫祭祀一旦发怒,哪里管柳钰这个本就生分的妹妹的死活。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