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十七章

尘缘从来都如水不数离别 芥末kk 2016/6/20 20:23:24 4587 宽屏阅读
    “太子殿下——”随从的小太监“驾到”二字还没喊出声来,就被赵玄奕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给堵回去了。

    赵玄奕人已经在乐官府的门口,照规矩应该有人通告,然后众人出来接见才对,可是他却这次他来只是想和多日不见的玉清城叙叙旧而已,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看看皇阕,所以不想太大动静,惊扰太多人。

    让随从的众人等在门外,赵玄奕一个人走进了院子里,好像自己当了太子之后,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也很少来这个院子了。

    那时候玉清城也是刚刚进宫做官,自己和荣牧天好说歹说才劝下他在宫里住着。一有闲暇的时间他就和几个人一起来这里喝茶,玉清城虽然年轻,但是曾经在江湖上闯荡过许多年,见多识广,好多从他口里讲出来的东西,都让赵玄奕惊叹不已。

    那种独步江湖,披星戴月的自由和洒脱,不能不让人羡慕。而对于赵玄奕来说,他的全部世界都在这个四面高墙的皇宫中度过,以前他还不是太子的时候,没有那么多背负,所以自己可以随意的出宫微服私访,有时候会带着赵玄雨,两人常常一玩儿起来就忘了时间,直到天大黑还没有回去,记得宫女太监差点就要在宫门口上吊自杀了。

    推开大门的瞬间,扑面而来的事阵阵浓郁的梅花香,玉清城好像格外青睐这种梅花,花瓣小巧晶莹如上好的白色寒玉,但是散发出来的香味却是热烈而浓郁的。这一点,和玉清城很像。

    “太子殿下。”不知道谁先注意到了赵玄奕,发出一声惊呼,众人只是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纷纷弯腰行礼,齐声地喊道:太子殿下千岁。

    还在树荫下坐着的皇阕,正闭上眼睛仔细听着若有似无的箫声,听到众人行礼的声音才睁开眼,睁开眼时赵玄奕已经在穿过众人朝自己走来。

    立马起身,浅浅的行了个礼。赵玄奕一愣,淡淡的说了句平身,看来无论自己多想做得没有等级贵贱之分,也改变不了自己身份地位的事实。

    “太子殿下今天这么有闲情。”玉清城向来在宫中自由自在没有约束,生性最讨厌什么规规矩矩的礼节,所以看到赵玄奕,还是一副悠闲的模样坐在树荫下,声音里不知道是惊喜的开心还是故意的嘲讽。

    “在屋里闷得慌,出来随便走走,听到你这里这么热闹就过来看看。”

    “就你一个人。”玉清城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赵玄奕的身后。

    “他们,在外面等着。”赵玄奕尴尬的笑笑。

    玉清城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太子殿下贵体,不管走到哪儿都要有人保护着,尤其是出了刺客刺杀未遂这件事,更要时刻警惕着。

    只是这样一来,大家在一起的时间便越来越少,玉清城深知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年,能碰到几个真心朋友不容易,他便总是格外珍惜认识的每个人,大概是太多情,才会总是让人觉得无情。

    “太子殿下身体刚好,就该在屋里多多静养几日。”皇阕简单地微笑着。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庭院,顿时一片安静,宫中上下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皇阕和赵玄奕的关系,大概此刻除了雪漾,众人都在等着看二人的好戏。

    “我来,还是有件事要跟你说的。”赵玄奕对皇阕恭恭敬敬的态度有些恼火,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惹毛自己的,你和赵玄雨公然在我眼皮下牵着手离开这件事还没向我解释,现在还拿着这种态度来跟我讲话。

    皇阕注意到赵玄奕的嘴角有些微微抽搐,却不知道他是因为内火攻心。

    “什么事?”玉清城施施然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抚了抚身上的微尘,一股沁人的梅花香扑面而来。

    “牧天和皇上商量过了,重新招募一些更有能力的皇宫侍卫,我和牧天建议就来个比我擂台的方式,到时候你也来凑凑热闹啊。”赵玄奕虽然是在面对着玉清城说话,但是可以确保皇阕也能听得到。

    “好啊。”一听有好玩儿的玉清城当然乐意,再说他已经连着多日没有出过宫 ,日子再悠闲也要觉得无聊了。

    闲聊了几句,门外的小太监突然急急地进来打断了玉清城和赵玄奕的话,原来皇上突然有事,应该还是想问问赵玄奕关于遇刺的一些细节,于是只好中断了谈话,即便赵玄奕很不乐意。

    没走出几步,赵玄奕都会假装不经意地看一眼皇阕,众人毕恭毕敬的送走赵玄奕,只有玉清城一个人大喊了声等比武开始一定要通知他!

    赵玄奕卧病的几天的确清瘦了不少,即便是皇阕再怎么不想和他有太多纠葛,可是无法避免的是在众人眼中,她就是赵玄奕的女人。

    皇阕故意避开赵玄奕的眼神,却不经意看见他嘴边青黑色的胡茬,和颈项刚硬的曲线,一举一动之间都是标准的皇家气魄,皇阕突然觉得这个人呢有些可怜,这种非常态的生活方式,一定很不快乐,不能随心所欲的表达所有的情绪,不能表露自己所有的欲望和野心,只能按照几千年来的礼教规矩按部就班的,接替皇位,变成自己不喜欢的那个样子。

    如果自己早点穿越回来,是不是还能见到另一个赵玄奕,还和赵玄雨有些相似的赵玄奕,眉头不会皱的那么紧,不会那么劳累,不会逼着自己迅速强大成为无坚不摧的太子殿下,不会处心积虑的防范每一个敌视自己的人,避免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位置被别人夺取。

    赵玄奕,你累不累。众人眼中的你都是那么的幸福,你想要什么便能有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呼风唤雨。所以皇阕才会选择不爱你的是不是?不管是以前的皇阕还是现在的皇阕,都会这样选择,因为爱上你绝对会累死,每天只担心你就够受的了,爱一个人应该是安逸和舒适,而不是这样提心吊胆不是吗?

    所以聪明如皇阕,宁愿狠心拒绝你,也不愿稀里糊涂的答应,如果自己真的陷了进去,皇阕不敢想,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大概为了能帮你抱住太子的地位,会做不少的错事吧。所以人人都会选择爱赵玄雨这样的人,皇阕觉得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只有笑,只有开心,好像忘了这里是几千年前的王朝,自己正处于水深火热的皇宫深处,爱的可以忘了自己、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吧。”赵玄奕走后,玉清城打断众人的议论纷纷。“我好累,要回去休息了。”

    “清城公子又偷懒,每次都找各种借口提前让我们回去。”蔓儿故意调笑道。

    “我说你这个小丫头。”玉清城啧啧嘴,走到蔓儿面前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 ,“那么,大家都可以回去休息了,让蔓儿留下来单独再练习一会儿怎么样。”

    蔓儿吐了吐舌头,正如她所愿。

    “玉清城。”刚想转身离开的皇阕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回身来,“我让你帮我查的事儿,怎么样了。”

    “没查。”玉清城耸耸肩,老实地回答。

    他那个风轻云淡的表情气得皇阕只想踹他一脚,明明答应自己答应的那么愉快。

    “你又想吃我做得美味佳肴了。”皇阕歪了歪嘴角。

    “别别别。”玉清城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差点让皇阕的杰作给毒死就后怕,“那你让我怎么查,我玉清城只是消息灵通点,又不是神仙,你只告诉我那么简单的几句话就想让我查清楚,怎么可能。”说完还委屈的瘪瘪嘴。

    “好,等我再想起什么来马上告诉你。”皇阕气得翻了翻白眼,明明就是你太懒,每天只知道躺在藤椅上晒晒太阳,要么就是调戏调戏宫女找点乐子,你能查得到就怪了。

    “什么?”蔓儿一脸好奇,“皇阕姐姐让玉公子帮忙查什么?蔓儿怎么不知道。”

    糟了,皇阕尴尬地笑笑,她竟然忘了还有个蔓儿在场,可是这件事一时半会儿又解释不清楚,如果现在皇阕告诉蔓儿其实她不是以前的那个皇阕,而是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回来的世纪好女人,打死她都会相信。

    “秘密。”玉清城笑颜弯弯,一根手指头放在嘴边神神秘秘地说道。

    这下轮到蔓儿尴尬了,皇阕姐姐竟然还和玉公子有秘密,而且自己毫不知情。就一瞬间的功夫,蔓儿感觉到眼泪就在自己的眼眶里打转。

    为什么皇阕就可以,偏偏不是自己?蔓儿好像有点能理解雪漾对皇阕莫名其妙的恨意了。这世间好姐妹能分享的东西太多,可就是唯一一个情字不能。但是自己又能怎么办呢,仅仅因为如此就不理皇阕和雪漾一样?

    雪漾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她非常确定她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段让赵玄奕多看自己几眼,可是她蔓儿就不行了,玉清城说到底就把自己当个孩子看,如果再因为这样和皇阕闹翻了,玉清城说不定对自己的印象更不好,反而得不偿失?

    “想什么呢?小丫头?”玉清城把手放在蔓儿的眼前晃了晃。

    “啊——皇阕姐姐呢。”

    “刚才走了啊,你不是要单独留下来继续练习的嘛。”玉清城好温柔的笑笑,重新回到屋檐下的藤椅上躺好,用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宽大的白色素袍把他的身子埋在一片雪白之中。

    不知道再往下该怎么解释,皇阕看蔓儿还在发呆便一个人离开了。不知道那个该死的玉清城是故意的还是怎么,难道没看见蔓儿眼里巨大的失落感吗,还开那样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一想到自己可能无意间伤害到了蔓儿皇阕就觉得心疼,这个年代的痴男怨女还真多。

    正如玉清城所说,没有蔓儿的陪伴皇阕就继续落单中,前面原本一群好不热闹的宫女舞女们转眼间已经不知道追跑嬉戏到哪儿去了。正午之后整个皇宫好像全体进入了午休状态,安静的出奇,冬天的天空永远是雾蒙蒙的一片,太阳被挡在厚重的云层中,皇阕觉得自己都要闷死了,哪怕赶快下一场雪也好啊。

    “皇阕!”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谁?”皇阕猛地回头,松了口气,身后站的是好几天不见的赵玄雨。

    “你要吓死我啊,能正常的给我打个招呼吗?”皇阕还在安抚着正在狂跳的心脏,就算自己胆子再大,也迟早要让这些人给吓出毛病来。

    “你穿这么薄还不走快点。”赵玄雨好像还在怪皇阕。

    无奈的翻翻白眼不想和他争辩,可是才几日不见,赵玄雨 竟然也显得沧桑了许多,大概是胡子没有刮的缘故,头发也有些蓬乱。

    “你宫里的那些下人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皇阕有些愠怒,下意识地用手替赵玄雨捋顺了头发,主子这样,难道当下人的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好歹是二皇子殿下,镇北大将军,早晚出行都是一个人就算了,连生活起居都照顾不好,想想早上看到的赵玄奕打扮的干干净净华贵出尘,如果皇阕能做主就把赵玄雨宫里的人都退了。

    “没事。”赵玄雨抓住皇阕的手,感受到她指端的冰凉,放在掌心哈了口暖气。

    皇阕脸微红,不自然的抽回了手。

    “我都说了习惯这样了,在军营的时候每天比这个还埋汰,不过没人在乎。”赵玄雨大大咧咧的笑着,“再加上这几天忙着一些事,根本顾不上。怎么,难道皇阕很嫌弃吗?”

    最后一句话虽然是玩笑,但是听得皇阕脸更红了,故意低下头不让他看见。

    “哪有,只是怕赵将军太忙忙坏了身子。”

    皇阕没有问这么多天赵玄雨到底都在忙些什么,已经几日没见面不说,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和自己一样,很想看到对方吗?何况皇阕也不敢确定如果自己问赵玄雨都在忙些什么他会不会告诉自己,如果他和玉清城一样故作神秘或者故意逃避的说一句秘密,是不是所有的坚信都要崩塌了?

    “想什么呢傻皇阕?”赵玄雨好笑的推了推皇阕。

    “你说谁傻!”皇阕眉毛一横,赵玄雨还真是不怕死,三番两次挑衅她,这么相信皇阕不会跟他生气吗。

    “开个玩笑。”赵玄雨弯了完嘴角,“等过几天不忙了的时候我们再去躺狩猎场,好多天没碰马了手痒痒。”赵玄雨一边说一边做了个骑马的动作,逗得皇阕没忍住笑了。

    “过几天就要下雪了,希望在此之前我能处理好所有的事儿。”赵玄雨突然正色,握住皇阕肩膀的手有些用力。

    “赵将军先忙自己的大事就是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想见你怎么办?”赵玄雨还是一本正经,让皇阕有些不适应,挣扎着脱开了他的双手,皇阕也学着他的语气说道:“一切大事为重,如果有什么皇阕能帮到的,赵将军尽管开口便是。”

    “哈哈,好!”赵玄雨朗声大笑,倒不是他真的有什么事想要摆脱皇阕,但是有她这样的一句话就足够了。

    “我先走了。”赵玄雨不再过多废话,匆匆告别之后,消失在深深的宫墙之后。

    皇阕愣在原地很久,抬头看看依然雾霾晦暗的天空,好像要压迫下来,让人喘不过气。越来越确定,赵玄雨一定是在忙些什么很难,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儿,皇阕隐隐猜得出几分,却不敢肯定,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么今后在皇宫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了,赵玄雨这几天在尽量避讳,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怕牵连了皇阕。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