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阅读
阅读记录
您暂时没有阅读记录
我的书架
目录 加入书签推荐作品打赏作者去投月票手机阅读本书

第七章

尘缘从来都如水不数离别 芥末kk 2016/6/20 17:37:28 3766 宽屏阅读
    皇阕蹑手蹑脚地回到屋里,蔓儿还在熟睡中。

    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刚才赵玄奕的话一字一句在耳边回荡。这个不可一世,孤傲霸道的男人,真的以为世界上的万物万事都必须按照他的心意来进行吗?

    整个晚上,皇阕抱着柄小小的铜镜渐渐入睡,竟然没有梦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一夜无梦。

    “皇阕姐姐——”早上皇阕正对镜梳妆的时候,蔓儿怯怯地叫了她一声。

    “怎么了?”皇阕放下手中的铜镜。

    “那把镜子,是——清城公子的吗?”蔓儿觉得颇眼熟,又不死心的问道。

    “是啊。”皇阕点点头。

    “啊——是清城公子,送给皇阕姐姐的啊。”蔓儿垂下了眼睑,差点要哭,又怕被皇阕看见。

    皇阕愣了一下,立马后悔的把铜镜收了起来。瞧自己这烂记性,明明知道蔓儿这个小丫头对那个玉清城有意思,整天清城公子挂在嘴边,现在看见自己拿着玉清城的东西,指不定想到哪儿去了呢。

    蔓儿年纪尚小,心思单纯,加上皇阕本来就生性冷僻,同为舞女的其他人都不敢和她要好,尤其是在知道雪漾也喜欢太子,故意和自己过不去之后,只有这个蔓儿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亲切地叫着姐姐。皇阕是打心眼里不想伤害这个妹妹,看来哪天得好好教育教育她,喜欢谁大胆去追就是了,至于那个玉清城,要是敢拒绝蔓儿,那就是跟她皇阕过不去了。

    “皇阕——”外面响起赵玄雨雀跃的声音。

    是他!昨天才刚见过面,今天果然真的就自己找上来了。

    皇阕匆匆走了出去,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别人,尤其是那个处处为太子着想的雪漾也不在,这才松了口气。

    “大将军这么早跑来找我干嘛?也不怕让别人看见。”皇阕说道,声音却不知不觉柔和了不少,只有和赵玄雨这样说话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语气。

    “怕谁看见?”赵玄雨笑得明媚,穿了件素色的紧身劲装。贵为皇子,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宫女太监跟在后面,一个人来去如风。“你要是再叫我大将军,我现在就让满世界知道我来找你了。”

    说完,就要把手放在嘴边假装要喊。

    “好好好——玄雨,说吧,找我干嘛。”皇阕忙阻拦道,这个人耍起赖来竟然跟那个玉清城一样。

    “难得天气这么好,皇阕你在宫里也没事,跟我去骑马吧。”赵玄雨计俩得逞,十分开心。

    “骑马?”皇阕一愣,赵大将军真是好兴致。

    “走吧走吧,你不会我来教你。”话没说完拉着皇阕就要走。几年来少有束缚,赵玄雨很少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这轻轻的一拉显得那么自然。

    皇阕却不习惯和人这么亲近,眉头一皱,也只能任由这个大孩子拉着自己胡闹。

    “姐姐要出去吗?”蔓儿刚好从房内走出来,看见了赵玄雨也在。“大将军好——”忙行了个礼。

    “你好你好。”赵玄雨笑着摆摆手示意她起来。

    “ 蔓儿,你帮我向玉清城请个假,说我有事,今天排舞我就不过去了。”原本就不喜欢跳舞,还在发愁待会儿要怎么推辞玉清城的皇阕,终于找到了借口。

    “好的,姐姐要早点回来。”蔓儿回应道,看着赵玄雨和皇阕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不禁疑惑起来。皇阕姐姐不是太子殿下的人吗,怎么又和赵大将军在一块儿了。

    排舞的时候雪漾发现少了皇阕的身影,便悄声问她:“蔓儿,你的皇阕姐姐呢?”

    “姐姐她一大早和赵将军出去了,说是有事,向清城公子请了假。”蔓儿没有心机,如实回答道。

    赵玄雨?雪漾在一惊。赵玄雨三年未回宫,这才回来几天就和皇阕勾搭在一起,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手段。

    但是赵玄雨找她什么事呢?

    人人都知道,这个赵玄雨和太子势不两立,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暗地里为争夺皇位打得头破血流,不然当初如贵妃也不会在皇上面前参他一笔,让皇上把他发落到北疆去了。

    如果赵玄雨真的和皇阕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雪漾在心底默默地盘算起来,那这的确是个好机会,让太子殿下看清楚,到底谁才真正是他身边的人。

    皇城三十里外的狩猎场。

    远远的一匹火红骏马向皇阕奔驰而来,四蹄翻腾,长鬃飞扬,嘶鸣声响彻长空。

    “皇阕!”赵玄雨坐在马背上神采飞扬,朝她挥了挥手中的长鞭。“皇阕,把手给我——”

    快要策马接近皇阕的时候,赵玄雨朝她喊道。

    “不行不行——”皇阕第一次距离这种烈性的生物这么近距离,从未骑过马的她竟然有些害怕,连忙摆手。

    “不要怕,把手给我就行,快——”赵玄雨一手执缰绳,俯下身子把另一只手递给皇阕。

    干脆闭上眼睛,心下一横,握住了赵玄雨伸出的手。

    马儿奔跑的速度没有放慢,皇阕可以感受到马蹄腾起的尘土和碎石扑在脸上,随着赵玄雨用力一拉,脚下一登跃上了马背。

    “皇阕——”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坐在马背上,赵玄雨从后面抱住她扬起缰绳,在她耳边轻轻地唤道。

    “我上来了——”皇阕满脸惊喜,呼呼作响的风将她浓密的黑发高高扬起。马儿在赵玄雨的手里十分听话,肆意驰骋。

    “皇阕,你以前会骑马?”赵玄雨疑惑地问,刚刚明明看她一脸的害怕,可是真正上马的时候动作却显得格外熟练,其实刚才他的一拉,分明没用多大力气,完全是皇阕自己脚下发力,才跃上马背。

    能在马儿疾驰的过程里这样娴熟的上马,连赵玄雨都不敢确定自己能比皇阕做得好。

    “不会啊,以前从来没骑过马。”皇阕也好奇赵玄雨为什么突然这样问自己。尔后转念一想,也许以前的那个皇阕会骑也不一定,就像自己明明不会跳舞,但是借着皇阕的身体却能流利地跳完几首不同的曲子。

    “那你来试试——”赵玄雨兴致大发,将手中的缰绳突然塞到皇阕手中。

    “啊——”赵玄雨冷不防的松开缰绳,惊得皇阕尖叫。手中的缰绳却像有了生命一般,握在手中松紧自由,马儿只是乱了几步,随后便在皇阕的控制下重新奔跑起来。

    “啊——”马儿跑得越快,皇阕叫的越大声,心里却奇怪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会。马蹄翻腾的频率越来越快,风在耳边开始嘶吼,到后来皇阕的尖叫已经变成一种驰骋的快意,开始享受这种无拘无束,自由如风的感觉。

    “哈哈——”赵玄雨愈发快活的大笑,弓下腰双手覆在皇阕的手上,和她一同握住缰绳,“皇阕,再快点!”

    说完手上一紧,胯下的马儿一声长鸣,离弦的箭一般昂头狂奔起来。皇阕觉得既刺激又好玩儿,不知不觉跟着赵玄雨一起大笑起来。

    到这里以来,第一次如此放肆的笑。即使是在以前,皇阕也从来没有这种体验,抛开一切,只有混沌的天地,奔跑的马儿,和身后的人,奔赴天涯。

    来了狩猎场,自然少不了打猎。

    等皇阕适应了之后,便和赵玄雨分开两人各骑一匹马。随从把弓箭送上,赵玄雨一把接过箭囊背在身上,加快马蹄的速度,追赶围场里四下逃窜的小猎物。

    皇阕坐在马背上,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左右徘徊。

    不懂得这其中的乐趣,远远的在一边看着赵玄雨打猎,拉满弓弦,瞄准,射箭——虽然不能保证百发百中,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能出来放放风赵玄雨已经十分满足。打倒了猎物就兴奋的在马背上欢呼,将猎物带到皇阕的面前,像一个做了好事等待大人夸奖的小孩。

    “皇阕——你来试试。”用完了箭囊里的最后一发木羽箭,赵玄雨满头大汗,像皇阕奔过来,把手里的弓箭递给了她。

    “我不会,这个真的不会。”皇阕有些犹豫,射箭打猎她连想都不敢想。

    “拿着——”赵玄雨把弓箭塞进皇阕手里,示意随从送上另一袋装满木羽箭的箭囊。“刚才还说自己不会骑马,现在骑得这么好。试试啊。”

    没办法,学着赵玄雨的样子,皇阕把箭囊跨在了身上,一只手紧握马缰,快马加鞭追了上去,跟在一群四下逃窜的猎物后面。

    “皇阕,身子坐稳之后再搭箭拉弓——记着脚下夹紧不要摔下马背。”赵玄雨在后面喊道。

    风声猎猎,吹散了赵玄雨的声音。手握弓箭的皇阕竟然感觉到一股热烈的血流在浑身上下翻涌,像是认识了这弓箭几十年,搭箭拉弦到发射,所有的动作几乎在瞬间之中发生,就像一种本能,一气呵成,命中猎物。

    “好啊皇阕!”赵玄雨先是一愣,随即大声叫喊起来,皇阕的确出乎他的想象,从臂力、速度、杀伤力到精准度几乎老辣的就像一个射箭老手。

    赵玄雨非但没有心生疑惑,反而更加兴致勃勃,这个皇阕果然不一样。

    此刻,刚才一箭命中的皇阕,红色的衣袂被风卷起,格外耀眼,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来不及消化到底发生了什么。缓了一会儿之后,继续搭箭射击,连发十几箭,竟然箭箭命中,看得周围一群随从也目瞪口呆。要知道赵玄雨可是征战沙场,有无数御敌经验的大将军,箭术也不一定比得过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武术底子的皇阕。

    “还说你不会——”赵玄雨看得手痒痒,也跨上箭囊,策马行到皇阕的身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手不听我的使唤。”能文能武,自己却不知道,皇阕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皇阕,到底是谁?

    “以后终于能找到个陪我一起玩儿的人了。”赵玄雨丝毫不在意,用了个“玩儿”字,本来就是想消遣消遣,打磨时间而已。

    看着赵玄雨像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知己一样,兴高采烈的样子,皇阕不忍心破坏他的心情,勉为其难的回应了一个微笑。

    随后又在赵玄雨的央求下,二人一起打猎,同时射箭,比赛到最后谁打来的猎物最多。明明无心比试的皇阕,但是在拉开弓箭的刹那会突然热血沸腾,本性驱使着她非要命中不可,所以到了最后,玩儿心占了一大部分的赵玄雨输的很惨,假装嚷嚷着皇阕深藏不露,却看不出一点伤心失落。

    第一次见一个人输了还这么开心的。一天之内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可能身怀武功,深藏不露的皇阕本来十分郁闷,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干脆把这些奇奇怪怪捉摸不透的事情全都抛在脑后,反正总会有它解决的那一天。

    跑的累了,两人在夕阳的余晖下,牵着马儿在草地上慢悠悠地溜达,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赵玄雨在讲,皇阕在听,时光漫漫,将两个身影无限拉长。后来曾经让皇阕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她穿越的时候竟然没有把照相机带过来。

    如果当时的情景被记录在照片里,应该是她此生,最美好而深刻的一次记忆。
手机用户请访问 m.soudu.net 阅读最新VIP章节!
搜读网 www.soudu.net 欢迎您的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搜读网原创文学!
微信公众号:搜读读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用手机阅读本书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去投月票 | 打赏作品 | 返回书页

优秀作品精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05-2016 soud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搜读网

苏ICP备16023976号-1